AD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欧洲一季度增长倒退

[2018-05-01 14:09:27]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本月,日本和印度都迎来了新的财政年。两国政府都在政治和经济的可行范围内,最大程度地增加了公共消费。此外,美国的大规模税改也进一步促进了今年的个人消费。2018年开年,全球

 本月,日本和印度都迎来了新的财政年。两国政府都在政治和经济的可行范围内,最大程度地增加了公共消费。此外,美国的大规模税改也进一步促进了今年的个人消费。

2018年开年,全球的增长势头良好。诚然,这一增长的起点相对较低,但在美国、印度和日本三国经济的合力驱动下,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将取得合乎人意的进步。

正因为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提升了其对全球增长的预期,我认为这超过了他们惯常的平均预期。在2017年和今年年初,欧元区也跟随在同一模式下开展更多的经济活动。然而在4月17日周二,德国欧洲经济研究中心(ZEW)指数连续两个月大幅下跌(见图一),且此次跌幅更大,与四个月前的形势形成天壤之别。

在我的决策中,通常不会将ZEW指数看作一个重要论据。出于相同的原因,我也不想将其作为突然出现负增长的有力论据。该指数中包含一系列构成要素,代表着德国经济不同方面的发展,但总体上可以将其视为一个主要指标。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与ZEW的主要指数相比,其发布的另一指数显示出更大的跌幅。但既然已有现成的数据,而且过去两个月出现了如此剧烈的跌幅,我也不能再对此类指数无动于衷。

ZEW指数表明了现有的经济形势。当前,由美国挑起的全球贸易争端正在恶化,叙利亚局势亦是如此。与其他国家相比,许多德国人对这种发展状况的反应更加消极,但这不是什么异常现象。出现较低的ZEW指数也在预期之内,而且可以说明其理由,所以不会使人讶异。然而,在ZEW指数下跌的背后,也存在其他令人忧虑的因素。

德国工业产量、出口和零售销售额的下降,也是造成指数较低的原因。当然,德国不等于欧元区,但该国在欧元区中所占比重很大,所以我本人格外关注德国。我对于德国零售销售额每月的变化忧心已久,因其从12月到2月每月都是负增长。

针对欧元区的其他地区,一些主要的经济指数和预期指数,如商业预期指数和消费者信心指数,在第一季度末也较为低迷。图二显示的整个欧元区的工业产量变化,就是很好的例证。尽管其增长率依旧为正值,但仍低于预期。

在我对这些大大小小的波动进行推断时,今年第一季度后半季与2017年最后的四个月相比,已经出现了变化。我预计,在第一季度GDP增长数据发布时,金融市场很快就会对这些发展状况作出反应,虽然经济学家通常都会在三月的部分经济数据公布后才开始计算增长率——这应该很快就会看到。

本文开头提到的经济驱动力,在正常情况下会支持欧洲的经济增长,即2018年应该是欧元区的大年。然而,许多国家都出台了主要旨在促进国内增长的政府发展举措,包括增加公共支出,这一趋势日益显著。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基础设施建设,但越来越多的支出也被分配到诸如老年看护等领域。就连大规模的美国税改也旨在向中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多开支的余地。这类额外可支配的收入可能会增加在便利商店的消费,但却无法增加欧产汽车的购买量。

有人可能会说,如今全球的GDP增长已与过去大不相同,因为经济增长不会像早先那样在其他地区蔓延开来。对投资者而言,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某个国家内找到增长领域,也具有一定困难。

但消失的蔓延式增长不是欧洲增长缓慢的唯一因素——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去年经济增长的改善主要是由于国内需求增长,再加上商业投资增长、建设的持续发展和个人消费的增加。要使这波增长态势得以持续,就需要强健的经济复苏,但同时也出现了诸多小型障碍。

例如欧元区政府已然形成一股风潮,即在议会选举之后,往往要进行数月的政府谈判——随之产生的是不确定性。欧洲多个国家都出现罢工,我看到有经济学家将此归因于漫长的冬季以及今春欧洲爆发的大范围流感。

所有的障碍看起来可能都像是微小的阻碍,但如果欧洲经济在根本上足够强健,这仅意味着欧元区的国内驱动增长将延缓到第二季度。我希望事实确实如此,那么一切都将相安无事,但我仍表示怀疑——虽然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仍持乐观态度,因为在其最新报告中,欧洲央行预计今年欧元区的经济将增长2.5个百分点。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